欢迎访问:久久6热视频在线观看,国产久久re6热在线播放,久久re6热在线视频精品-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女友是橡胶芭比哦

女友是橡胶芭比哦

可以这样说,雯雯作为曲大亮这个好色男人的女朋友,实在让琳琳看不懂,更让大亮那些哥们大跌眼镜。先说身高吧,大亮一米八五,活脱一个健美运动员,而她只有一米六,即使穿上能为她增高14厘米的高跟鞋,还只是刚刚到大亮肩头。

  不过,看到过她的人又不得不承认,她长得非常匀称,该夸张的地方很夸张。真是腰比别人细,而胸比别人挺。再说雯雯的长相非常一般,最多也只能打个70分。

  脸上皮肤偏黄不说,还有不少雀斑。雯雯的五官不是那么精致,牙倒是很齐整,一笑起来,是唯一出彩的地方。噢,还有就是她有很好的发质,天然蜷曲,稍一打理,便陡然像一匹缎子一样,光滑得让人忍不住想摸一摸。所以满打满算,女人能打动男人的优势条件,她也只能算占个五分之一。

  当然,真正让大亮的哥们百思不得其解的还不在这些上面。大亮的情人多了去了,有唱歌的,有跳舞的,也有做鸡的,基本上都是一米七以上的个子。这些女人初一见大亮那俊朗样,真像潘金莲看到武松,心想他老虎都能打得,床上功夫还不是心满意足一级棒?但结果呢?事实说明她们的想象都太过于贫乏,大亮何止是一级棒?他那东西简直是一根可以摧毁一切女人的超级大棒。于是在强忍了一段时间之后,一个一个地投降,溃不成军地败退下来。听听那个以前做鸡的咪咪说吧,「我可是从来也没有遇见过这么厉害的,他那东西好像不是肉做的,永远软不了。」然而,都几个月过去了,现在这个一米六的「袖珍」女郎却奇迹般地生存了下来。大亮的哥们打趣大亮,「是你不行了还是她真行?」大亮大笑咪咪地,迂回曲折:「我是什么眼力?她是我的芭比娃娃,橡胶做的。」这个可以随大亮无休止地挤压、扭曲而永不变形的娃娃就是雯雯。

  这会儿,琳琳和雯雯面对面坐在咖啡厅的雅座里,午后的春光泻在她们身上,成为深色背景中的两个光彩夺目的亮点。她们好像在谈什么双方都感兴趣的事儿,一会儿互相挤眉弄眼,一会儿笑得前仰后合。琳琳靠在椅背上,夹着烟的手优雅地举在腮边。

  曲大亮这会儿可正在发愁,为生意亏空,败相即将毕露的现实发愁。他的别墅、他的汽车、他的公司在外人看来是实力雄厚,就像一个硕大的田螺,然而真正能算是肉的,只有那一丁点儿东西。现在连这个小城的银行计算机都联网了,大规模的负债和多头投资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昭然若揭。如果没有源源不断的贷款,他大亮的游戏程序就会立即中断。

  曲大亮把自己反锁在办公室里,躺在沙发上,似乎这样一来就避开了那些烦心事。大亮这样躺了一刻,又坐起来,抓了抓头皮,点上一支烟。该是当机立断的时候了。他想。

  大亮利索地把所有现金装入旅行箱,把一张第二天飞往沈城的飞机票和一张银行卡放在办公桌上。这张银行卡里的钱已经不多,且肯定是动不了了,但还是能派上用场。

  大亮脸上露出一丝诡秘的笑,给雯雯吧,起码可以从她身上买到他想要的一切。大亮有条不紊地处理完一切,拿起电话打给雯雯。

  「明天中午要到沈城出差,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干什么嘛!」电话那头一个拉长的哆悠悠的声音。

  「操你呀,我都等不及了。」

  「晚上让你玩个够还不行?」声音的挑逗又上了一个档次。「马上来,哥想先彩排一下。」大亮说完把电话挂了。

  雯雯赶到办公室时,只听见盥洗室里哗哗的水声,并没有看到大亮。雯雯环视了一下四周,一只旅行箱放在办公桌前的地毯上,办公桌上是一张到沈城的机票和一张银行卡。雯雯心里有一点莫名其妙的高兴:他到那么远的地方出差,总要一周半月的才回来吧?

  即使这个被大亮戏称为橡胶芭比娃娃的雯雯,对大亮出奇旺盛的性能力和千奇百怪的性姿势心有余悸而又百般无奈。大亮几乎就是隔天就要来一次,而这所谓的一次又包含了许多次不同样的方式。这几个月来,雯雯被他干了上百次,好在她身体素质好,经得起大运动量的折腾。但是真正支撑她的原因是她有一个贫穷的家,她需要钱。她虽然需要忍受,可大亮给了她20万!如果她在洗头房干,不说挣不到这么多钱,就那些脏兮兮的民工,甚至起都起不来的老头子就让她受不了。更不用说自己要买衣服买化妆品了。所以雯雯是很满足的,她守着一个漂亮男人,吃好穿好,有房子住有车开,什么都不用她掏钱。她想着再熬上个一年半载,像琳琳一样嫁一个阔老头子做太太。所以每当被干得连腿也迈不开时,雯雯就试着安慰自己,挣钱那有不累的?不过,眼前她雯雯至少可以休一个长假啦!

  大亮披着浴衣出来了,看到雯雯,说:「去,给你30分钟时间。把自己弄妥贴了。」

  「哪用30分钟啊,你看,早就弄妥贴啦!」雯雯像小鸟一样向大亮扑过去,手伸进大亮的浴衣,在他宽厚的胸脯上抚摸着。

  大亮很喜欢雯雯的这种骚样。他一把揽住了雯雯的细腰,透过衣领,他已经看到了雯雯里面的一身「工作服」。

  雯雯从大亮身上滑下来,她读懂了大亮看她的眼神。她要去补补妆,大亮喜欢浓艳的。她一边朝盥洗间走,一边说,「哥,明天真的要走?不要我了?」「这次去的时间长,所以先得把你这只馋猫喂饱,免得你出去偷食。」大亮笑着说。

  「下面存粮多不多?我很能吃的。」雯雯冲大亮做了一个鬼脸,「妹可是不让哥留一点给别人的。」

  这女人只要一打扮,就不怕男人不上。大亮这一断言,就是真理一条。现在的雯雯谁敢说不漂亮了?天然的蜷发蓬蓬勃勃地包围着一张浓妆艳抹,精心修饰的脸蛋,充满挑逗,充满诱惑,充满一切拨动男人心弦、使之血脉贲张的机关。

  你看到的绝不是黄黑的皮肤,而是红扑扑的健康色、像两潭深水一样,覆盖着浓密睫毛的眼睛和一张涂得红艳闪亮,可以随时使用的嘴唇。大亮仰躺在沙发上,欣赏着雯雯脚踩着高跟鞋,一步三扭地朝他贴过来。

  玩女人,一定要女人化妆。那是衬托她演技的重要部分。大亮在心里说。

  尽管雯雯已经具备了长期的实践经验和心理准备,但每次当大亮使劲搂住她时,她还是本能地感到害怕,想推开他。然而她的两只小手被大亮攥住,竟像戴上了手铐,根本就挣脱不掉。虽然大亮不是一把攥死,她甚至可以在他的大拇指、食指和中指组成的两个圈中前后移动,但她挣脱不掉。

  「哥,轻一点,轻一点啊。」雯雯抓住最后的机会回过头喊。雯雯这时已经按大亮的摆弄,做成后入式的标准姿势,两腿绷直地叉开,上身前弯,下巴靠在那张矮几上。脑后的头发被紧紧地抓在大亮另一只手中。

  最初的一阵刺痛过去之后,雯雯似乎有了一点好的感觉。她这个年龄是很容易起性的,她从被迫的姿势改成主动地把臀部的位置提高,她甚至都觉得鞋跟再高一点才好,她拼命地踮起脚尖,把臀部的位置再提高一点。尖细的金属鞋跟敲击在木质地板上,发出间断的得得声。她感觉到抓着她头发的那只手松开了,转而攫住了她的乳房。雯雯兴奋地浑身抖动了一下,又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得得声。

  她听见自己叫了一声,但好像没有声音发出,下巴被压在矮几上,她的嘴根本就张不大。

  大亮像骑马一样有节奏地抽动着。他从来就没有感到玩弄雯雯这样个子不高的女人是一种错误,相反,那正是常识所看不到的一个优点。雯雯穿上高跟鞋绷直双腿后,刚刚够上大亮的高度,大亮每一次的推进都感到紧凑和有效。更重要的是在大亮的推进下,雯雯会自觉地把前胸和小腹的角度变得越来越小。雯雯由此而形成的肌肉紧张,给大亮带来前所未有的强烈磨擦。这可是大亮在其他女人身上从来没有体验到的感觉。

  大亮感到手上那两只晃动的肉球越来越有弹性,甚至在那两粒「过滤嘴」上感觉到了湿润。如果说雯雯是一团面,那大亮则是一个熟练的面包师,他不停地挤压、揉捏眼前这块活料,看着她的颤动,看着她的扭曲,大亮的心致渐渐高涨起来。只有这时,他才真正把一切烦恼都丢弃得无影无踪,他才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男人。

  大亮兴致逐渐高涨,雯雯的工作才算进入开始阶段,因为她最初的好感觉正在逐渐消退,她已经酣畅淋漓地泄了一次了。这可以从她上下两张嘴一阵高似一阵的声音证实。上面这张嘴的声音相对微弱,只有她自己能听到,下面这张嘴的声音却是清晰的,在大亮快速的推进下,发出扑叽扑叽的响声。不仅如此,她甚至明显感觉到那水顺着大腿流向鞋肚。水渐渐少了,大亮的推进就显得快了,重了,感觉粗鲁了,有点疼痛了。不由自主地,紧绷的大腿开始弯曲,腰部的肌肉开始松驰。她感到大亮的那只手离开了她的乳房,再次插入她的头发并使劲往后拉。大亮在提醒她摆好姿势。高跟鞋勉强地发出一阵得得声。雯雯正感到有点酸痛,脖子被向后扭的更大的痛觉又逼着她集中精力维持标准的姿势。她需要满足大亮,这就是为什么她一直把这件事看作是工作。

  雯雯把感觉调整到她下面那张嘴上,想像她所看过的最为色情的电影场景。

  她的这种工作经验和经历真是屡试不爽,她很快就发现下面又开始湿润了。

  大亮干得性起,腾出两只手抓住雯雯两只饱涨的乳房,指头把雯雯的乳头真的就搓成了长长的过滤嘴,下面的推进第二次提速。

  摆脱了压抑的雯雯立即欢叫起来,原本连贯的语句被强烈的冲击挤得断断续续——

  「哥,哥呀,妹,妹妹要死,死了啊,啊……」姿势的改变导致插入角度的不同,大亮开始由下往上顶,每一次都几乎要把雯雯顶起来。雯雯双手下意识地撑住大亮的臀部,尖尖的指甲刺进鼓突的肌肉,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减轻大亮顶入的深度。但是雯雯发现什么也没有改变,于是又把双手向上,反过来板住大亮的双肩,试图提升自己。下面的撞击依然一阵猛似一阵,以致于每顶一次都从雯雯的腹腔挤出一声无奈的哼哼。

  大亮喜欢雯雯这种无奈的呼喊,它像一滴一滴的强心剂,随着雯雯的哼哼滴入他的身体。他更用力地向上顶,每当用力的瞬间,双手固定住雯雯的前胸,不让她上移,使劲挤压着雯雯的中段。看着雯雯的双手一会儿掐他的臀部,一会儿板他的双肩,一会儿又试图板开他抓住她双乳的手,大亮兴奋异常,嘴里喊着捣死你这小骚鸡。

  「哥呀,哥,让,让我歇,歇一会儿吧。」雯雯求大亮。

  「不是问存粮多不多吗?还没放粮呢,就不行啦?」大亮暂停,在雯雯的耳边说。「我又没说吃饱了,我只是噎得慌,给哥堵得喘不过气来。」大亮一停,雯雯缓过气来,说话就立刻流利起来。她扭过脸在大亮脸上脆生生地啄了一口。

  「我想也是,还有两张嘴没有喂呢。」大亮并没有退出来,他只是紧紧地抱住雯雯,「是不是啊?先喂那张嘴呢?」

  「坏蛋。」雯雯双手向后环住大亮的脖子。「你肯定是想先喂上面这一张,再喂后面这一张,然后无休无止地顺着喂,是不是?」「哈哈,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就依你先喂上面的。」大亮松开雯雯,退出粗长的「油条」,湿漉漉地带出几滴水来。大亮还想说什么,被雯雯用手捂住了嘴。

  「我知道你要干什么,」雯雯说,「你抽烟,我抽你的,一支烟换一口气,是这样吧?」

  「看你骚的,记性还真好!」大亮给了雯雯的屁股一巴掌,一声清脆的响引出雯雯格格的一串笑。

  雯雯打开音响,一个略带沙哑的嗓音,低低地哼着充满情欲的无字歌,那是每一次给大亮口交都要放的。雯雯拿出香烟给大亮点上。「吹箫一枝烟,赛过活神仙。」她抛给大亮一个媚眼,「这就开始啦?」这时候,我们才注意到雯雯的工作服是一身黑色亮漆皮装,四肢、腰部和侧面紧紧地包着,胸、后背以及臀部和小腹都露在外边。黑白对比之下,白的嫩极,黑的又显修长。腰部,手腕和脚踝处都镶着铮亮的圆形金属环。与之相配的还有黑色的颈圈,颈圈有两指宽,上面也镶着圆环,衬托着柔软细长的脖子。

  大亮这时的「油条」比刚刚出炉时小了一些,但对于雯雯的嘴来说,还是太大了。她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油条」的前端,咸咸的。「这多半是我的味儿。」她想。

  大亮一条大腿自然地搭在沙发的扶手上,一边吸着烟一边观赏着他的「油条」在雯雯的红唇中进出。现在他得到了充分的休息,不用使劲,正好享受着那种别有风味的酴痒。他夹着烟的手敲敲雯雯的前额,示意她含得再深一点。

  雯雯的个子不算高,但嘴可不算小。也许是大亮的太大了,每一次她都是憋得气都透不过来,大亮还是不满意。为此,雯雯请教过琳琳,说片子里的那些女人为什么能齐根吞,而且黑人的尺寸又是超乎寻常的大?琳琳告诉她,平时用手自己往喉咙里抠,弄到喉咙不再那么敏感,一堵就呕的时候就行了。雯雯于是天天练习,口水弄得前胸都湿透。可效果还真明显,至少被大亮死死顶住时不像以前那么难受了。特别是大亮说她进步了,让雯雯有了做得更好一些的信心。

  大凡给男人做过口交的女人都知道,那东西半硬不软的时候做深喉比较容易。

  就像现在这样,雯雯尽量地放松自己的咽喉,嘴向前送,脊背慢慢隆起,一点一点地,雯雯的鼻尖就能碰到大亮的毛了。雯雯知道这时候一定要坚持住,咽喉不自觉的痉挛会节奏性地挤压,就是这种挤压使男人非常舒服。雯雯的口水控制不住地顺着往下流,她默默地在心里数数,数到10时,她感到眼前发黑,再也支持不住了。

  「好,我的宝贝啊,你现在真他妈的行了啊。」大亮兴奋地叫。看着自己那根东西又慢慢坚挺起来,在雯雯唇膏的渲染下,前端更加红润得发亮。

  大亮的烟才抽了半截,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雯雯运动着的头部停顿了一下,然后退出,站起来,用手指刮了一下嘴角上的口水和粘液,把电话递给大亮。

  电话显然是大亮的哥们打来的,大亮一边听一边示意雯雯别站着,继续「大亮,他们开始动作了,你知道吗?」电话那头说。

  「什么时间的事儿?说具体点!」

  「昨天晚上,你得躲一下才好。」

  「嗯。还有什么?」大亮耳朵里听着,嘴里嗯着,眼睛里瞄着雯雯好像在注意电话内容。

  雯雯这时虽然是在埋头苦干,耳朵正是没有闲着。因为她听到了一个「躲」字,而且明显感到含在嘴里的「油条」在快速变软。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大亮有麻烦了。也就是说,这和她下面的处境休戚相关。这一想,头和嘴唇的运动就出现了失配。她还想听什么,光滑的背上突然遭到一只脚后跟的重击。她一惊,立即大幅度地吞吐起来。

  「大亮,要当机立断,时间不多了。」

  「我知道。谢谢关照。」大亮说。

  「还有一件事。」电话那头的声音变得小了一点。

  大亮一下子退出来,示意雯雯翻过去,仰面把头靠在沙发座垫的边缘上,大亮跪在地上,插进雯雯的嘴里。雯雯没有退路,脸立刻涨得红紫起来。大亮用力抽插着,就像在雯雯下面那张嘴里一样,他不想让雯雯再听到任何一个字眼。

  雯雯现在的确无法知道电话那头说什么了,她呼吸困难,喉咙对每一次插入造成的痉挛,挤出了她的全部正常思维,她只觉得意识正在失去,大脑一片空白……

  大亮不露声色地听完,嗯了两声,然后把电话往沙发上一扔,发狠似地抓住雯雯的脖子,拼命抽插起来……

  雯雯这时简直是在垂死挣扎,她无力地挥动着两只手,两腿交替地蹬着,眼白一阵一阵往上翻。但大亮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把他这一阵的背气、失败和不得不远走高飞,全部发泄在眼前这个女人身上,雯雯那个满嘴朝外冒着白沫的头颅,就像是那可恶的周行长。

  雯雯蹬出最后软绵绵的一脚,双手无力垂下时,大亮火烫的子弹雨点一样射进雯雯的口腔。他干吼了沉闷的几声,侧身躺倒在地板上,汗水便汩汩地从额头上冒出来……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女朋友 下一篇:青丝未眠

友情链接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